第一章 重山(1 / 2)

草长莺飞,春到了最浓稠的时候,也到了归去的时候。

看山跑死马,除了大桐城,峰河兜兜转转,山则一重一重,远的变近,再变远,无穷无尽。过了几百里之后,山势变得低缓清秀了起来,大路向前,路边平整的田野、村庄,越来越多。

从队伍正式南下开始,侯聪就叮嘱了白衣,此后,她要时刻护在莫昌的身边,那才是“替死者”的战斗岗位。

莫昌乘坐一辆八宝珠翠大盖八乘马车,由鱼铁、卫瑶一起驾驶,套了六匹马,还有六匹等着更换。马车内部几乎就是间小房子,宽宽敞敞,一应物件儿都是齐备的。翠竹与凌霄碧霄三个,可以随时在里面照顾他的起居。上路之后,莫昌放在手边儿的已经不是书本,而是画笔与棋盘——道路平整、马车稳当的时候,或者停下来休整的时候,就下棋;不然,就随意画些路边风景。他丝毫不问其他人其他事,如果从马车里出来,或者仅仅是掀开车窗帘,就是找白衣。

“你会下棋吗?”

“不会。”

“我教你?”

白衣听了,先不管答应不答应,抬眼四处找侯聪。这位长官的位置在队伍的三分之二处,而莫昌与白衣则在队伍的正中间,所以一般来说,侯聪时时刻刻要看着莫昌的马车,与白衣的背影,以及马屁股。

可是他常常要前前后后走动,处理一些事情,白衣偶尔回头,并不总是能看到他。

这次也一样,白衣看到哥哥和太子爷派来的李安都、贾方、贺拔春几个骑马走在一起,并不知道侯聪在哪儿。长空向妹妹喊了一声,“有事吗?”

“不曾!”白衣摆摆手,再看莫昌,还伸着脖子等着呢,就向他笑笑,下了马,预备进马车里去。卫瑶叫了一声,“宇文姑娘,只管进去吧,这马我替你顾着。”

“多谢。”

白衣因为这样一句话,更觉得心里欢喜,掂量着,自己的呆气应该是越来越少了,与刚认识的人,也是可以和别人一样交接机变。马车慢了下来,莫昌打开车门,亲自接了白衣的手,扶她上去。凌霄碧霄两个正在里头,这时候软娇软娇地声音传出来,齐齐说“姑娘慢着些。”

“这是要干嘛?”

一句冷冷的话低沉地传出,正好将白衣固定在马车踏板上,一只手被莫昌握住,身上的衣服迎风飘扬。说话的人自然是侯聪,他骑着马不知道忙什么回来,这时候就在白衣背后,跟着马车继续走着。

“小侯将军好!”凌霄碧霄齐齐问候。

侯聪又追问了一句“和你说话呢!”

“我教姑娘下棋。”莫昌替她回答了。接着手上发力,把白衣从那个尴尬的位置拉了上去。侯聪斜着眼睛看着白衣,由莫昌扶着在马车里坐好,还挺有眼力劲儿,居然抬手去关门。

这个换衣服都不知道关窗子的女人如今学会关门了?哼。

侯聪拿手把门挡住。“慢着,我话还没说完呢。”

“大公子请继续吩咐。”白衣说,但是并不专心,因为莫昌在小桌上摆棋盘,放棋罐儿,她最爱看这些,眼睛就被吸引走了。

侯聪一时竟也想不出什么道理要吩咐,短促地“哼”了一声,替她关上车门,骑马走了。

长空打马到侯聪身边儿,忽然说话,倒吓了侯聪一跳。

“大公子,你又输了?”

侯聪知道近旁没人,骂了一句“死猴子。你才输了。”

“您变了,再也不想赢我妹妹了?还是认了?”

两个人骑马并排着走着。

侯聪双眼紧紧盯着马车,“怎么可能?我有那么多地方都比白衣强。她做傀儡不是我教的?最近为人处事不是我教的?”

长空自私自利的小算盘早就打好了,看侯聪的状态非常适合继续说下去,“大公子,其实我替你想了一个能赢她的办法。非常适合这样的天气,这样的环境,这样的路途,这样的氛围。”

最新小说: 摄政王的药膳小医妃 我带系统去修真 病娇斗儒痞之夫人我错了 神域先锋 伤到花花草草就不好了 镇国天师 全职相师 灵元灭世 火影:我是大反派 万界最强军团系统